您现在的位置是: 首页>> 院系传真

艺言艺行l附中下乡札记

发布时间: 2018-11-04

 

 

2018917日至106日,附中奔赴歙县写生基地展开为期三周的下乡写生。下乡时附中学生深入乡野,提升自己业务水平的重要方式。在为期21天的写生时间里,地点选择了具有不同风格的渔梁坝、菜市场、古城、乡村等不同地点。老师们各显身手,因材施教,引导我们不断提升风景色彩、人物色彩、场景速写等方面的能力。在渔梁坝的岸边、在青砖白墙下,在蜿蜒的小路上,写生给我们留下的太多,念念不忘。下面是附中学生写的关于下乡的几篇日记。

摄影来源:李崇武老师
札记作者:周依田

 

 

下雨天与馄饨与狗


      这本应该没什么关系的,可偏偏歙县有多么好吃的馄饨摊子。又偏偏是下雨天第一次尝到馄饨摊子上的煎馄饨,有时候上午突然下雨,拿个雨披丢画上撑着伞就跑到馄饨摊那边吃饱了混天黑。奶奶包的馄饨皮薄且滑,馅是现做的,加以鱼肉糜和鸡蛋,放在锅里煎,要起锅再复煎一次,这样的煎馄饨外酥里嫩。吃完馄饨抱着速写板满歙县打着伞乱跑,坝上的鱼下了雨都在水里摆尾巴,狗和猫却安静的很,曲折而上的堇青的石板路两旁是土红色掉漆门洞,老人在里面坐着,常常身旁坐一只狗,或纯色或花斑,探出半个头来,鼻尖湿漉漉的。老头本就无事可做,看在屋檐下避雨的孩子们来来去去,坐下,画画再离开一看就可以看一整天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    摆渡人在上午的一半的时候开始搭船,长长的竹竿撑着不深不浅的河底悠悠的逐流漂走了。山是清脆的,船篷是稍明亮一些的绿,水波是透彻的鲜绿,那么生气,笼着云淡风轻的天,光景慢慢的流淌过去,老牛从这岸的草吃到另一岸,左岸这家奶奶养了几条狗,另一家叔叔的白猫刚生下一只异瞳的小猫……歙县眼明心亮,我们在这里回到了孩子气的样子,我们奔走的很急促,优秀的作品越发频繁,好像要把这么多年没有拥抱到土地,没有拥抱到母亲的时间的总和用画笔在这里加倍的讨要回来似的。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中秋節宜邀月

 

    今年中秋在歙縣。大部分夜晚是在基地開敞的大院子裏度過。那時候我們坐在一起評畫。於是朦朧的月亮,光明潔淨的月亮,混著紅色藍色白色霧色粉紅色,都在九月的山風裏濕潤起來。

 

    昨夜講評到一半,陳潔老師發現我們都在往天上看,便停下來,陪我們看了五分鐘的月亮。天上雲朵飛行很快,月白色的光一派皎潔,彩雲追月,天上房星。我看著月亮,老師們看著月亮,一百九十雙眼睛看著月亮,那一刻,先生風骨,山風樹影,總是溫暖的。

 

    很多年後,我恍惚的年紀裏,仍有一天,有紫衣,飛仙,大白菊,昏昏沉沉的中秋節,我一定會想起很多輪月亮,而最美好,朦朧,乾淨,明亮的,一定是這輪。

 

    寫完這個,就要下樓去食堂討月餅,並且開始期待,我們在一起的中秋節。

  

 

 

 

 

双节情缘

 

    今年的双节和同学老师们在渔梁上看月亮。歙县是皎洁的很,一下子像是回到了上世纪八九十年代。月亮在深夜里总是安静,而望月的我们,也和月亮一样,悄悄盈满。

 

    仔细回忆相处了一年的附中,就像这歙县夜月银瓦迭檐,一派吃尽了人间烟火的模样。温和似行云流水,偶尔粼粼浅浅水波泛起了,就是好一片糖纸碎光。

 

     或许明年,我们这届附中学子就要各奔东西,看不到国庆歙县最安静的月出,但那时,在附中90年华诞之际,我们都会温润如今夜满月,击鼓送岸的时候,任衣袂翩跹,从附中生长出的灵魂,扎根附中,岿然不动。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 

 

 

 

 没有结尾的故事

 

     黄昏快要落幕的时候,从寝室楼走下去,转角就可以看到大片的菜园,菜园以上是山,山上树林向晚,就着夕色一片繁盛的暖绿,这幅光景再往下去,暖绿就会失了本色,慢慢转向一种偏着甘蓝紫的墨色,直到月亮快要完全现出形象的时候,渐渐朦胧的山色就隐退在风中了。

 

     过食堂,到木料厂门口的大院。烧烤摊子刚刚搭建起来,中央空地,准备有废弃木头画架。老师们在光屏前走动,调试音响和播放器。我坐在高地往下看投影机前面,克莱因蓝里人影幢幢。等到六七点的时候,篝火就烧起来了。就像是全世界都熄了灯一样,只有火,一团酡红泛砂金的火。头顶夜空有很久没再见过的星群,火光照亮了我们的脸。一霎那间,兔子舞,凡人歌,永远年轻,永远新鲜热烈。但仔细回忆起来,休学旅行的最后一夜在眼前恍惚了,仿佛只剩下一片红红的火光了,迷人的声响,高昂的眼睛,围聚着的吻,凌厉而无章法地生涩纯粹的扑拥而来——那么灿烂的,那么鲜艳的,堪堪要把一个歙县给压倒了。

 

     晚上离开的时候,出了基地的门歙县又好像睡着了一般,路上漆黑一片,没有路灯,只能凭着车前灯勉强辨认黑暗中的景物,那些来时看到过的流光溢彩的爬山虎和墙和瓦,都在夜里静默着一言不发,再过一条立交桥就要出歙县了,但我爸爸告诉我那不是立交桥,那是高铁轨道。月光下铁轨泛着可爱的蓝光,我听见远方列车隆隆的声响,车子飞速的从下面穿了过去,只不过一瞬之间,我与歙县就像是汽车发动机和高铁远去的呼啸一般,在空气中短暂的微弱的冲击,混合之后,又回到了原来的地方。

 

    但我们交汇过,这是全世界顶顶好的事。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写生是附中生的盛大狂欢,这段时间是我们青春永远难忘的美好时光。我们惊于这三周赋予自己的变化,我们和歙县说再见了,可关于美学与艺术的故事才刚刚开始。

 


来源:国美附中

编辑:王紫嫣

校对:吴诗倩

审核:团委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交流热线:87200059/87164622
团委微博:http://t.qq.com/y11caa

微信号:caa87200059

友情链接: 中国青年报 | 共青团浙江省委网站 | 中国美术学院网 | 中国美院学工网 | 浙江大学团委 | 中国共青团中央 | 美术报 | 中国文化报 | 东方早报 | 团委网站登录 | 浙江省教育厅 | 高校通平台 | 中央美术学院 | 广州美术学院 | 西安美术学院 | 四川美术学院 | 鲁迅美术学院 | 湖北美术学院 |

中国美术学院版权所有,建议使用1024*768分辨率来浏览本网站 你是第位访问者
Copyright ◎2010 China Academy Of art.